电子商务

那·布瓦老人继承了老一代民间艺人吟颂祝词赞词的优良传统,乌兰牧骑又下乡演出了

27 2月 , 2020  

原标题:永不退休的红色文艺轻骑兵 本报记者 乔文汇 中国县域经济报记者
查燕荣
今年87岁的那·布娃老人,是新疆伊犁州塔城地区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乌兰牧骑文艺队第一任队长,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祝赞词的代表性传承人。70年来,他不忘初心,用实际行动将文化的种子播撒到家乡。
走进老人的家,蒙古族乐器托布秀尔、手风琴,各种奖章、证书等摆放在显眼位置。“只有在党的领导下,我才有今天的成绩,我要做一名永不退休的红色文艺轻骑兵。”那·布娃对记者说。
1932年10月1日,那·布娃出生在和布克赛尔县铁布肯乌散乡一个贫困家庭,过着游牧生活。因为生活艰苦、枯燥,那·布娃从小学作乐器竹笛、托布秀尔。弹奏着自制的乐器,和小伙伴们又唱又跳,是他最开心的时刻。
19岁时,那·布娃考上新疆蒙古师范学校。他带着竹笛和托布秀尔来上学,课余时间,时常拿出来演奏,悠扬的乐曲回荡在校园。有老师了解他的爱好后,决定培养他学习音乐。那·布娃用1年时间系统学习乐理知识,毕业后留校任教,当年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工作5年后,那·布娃申请回家乡任教,“想为家乡建设出一份力”。1964年,县里交给他一个任务:组建文艺队,参加塔城地区文艺汇演。经过2个多月的紧张排练,演出获得成功,荣获地区一等奖。紧接着,文艺队又代表塔城地区到伊犁州演出,获得一等奖。
“内蒙古第一支乌兰牧骑来新疆演出后,我们就萌生了在和布克赛尔县成立一支乌兰牧骑的想法。”1965年,由15人组成的和布克赛尔乌兰牧骑成立,那·布娃担任首任队长,开始了扎根基层、服务群众的难忘历程。
乌兰牧骑,蒙古语原意是“红色的嫩芽”,后被引申为“红色文艺轻骑兵”,是适应草原地区生产生活特点而诞生的文化工作队,具有“演出、宣传、辅导、服务”等职能,深受广大农牧民欢迎。半个多世纪以来,不论哪个年代,队员如何更换,和布克赛尔乌兰牧骑扎根基层、服务群众的初心一直未变。
和布克赛尔乌兰牧骑第一次送文艺下乡,是从县城到一牧场,大概20公里的路程。那时没有交通工具,队员们就背着行李、扛着乐器,整整走了4个小时。那·布娃回忆说,“演出中看到牧民开心的笑脸,我们仿佛忘记了疲惫,觉得再苦再累也值得”。
乌兰牧骑队员深入基层演出时,与农牧民同吃同住同劳动。8人至15人的乌兰牧骑队员,有放电影的、有理发的、有给牧民检查身体的,还有帮助牧民洗衣服、接羊羔、做饭的,深受牧民欢迎,乡亲们有好吃的也都拿出来给他们分享。“我们一边开展文艺服务活动,一边积累创作素材。”那·布娃说。
担任乌兰牧骑队长时,那·布娃坚持节目要原创,要求创作的歌曲、舞蹈只演一轮,期间,他创作了300多首歌曲。
1999年,那·布娃退休了,也有了更多时间搞创作。他常骑着自行车深入基层,收集的148个民间故事和谚语,经过整理已经集结成书。其实,那·布娃自1956年就开始创作歌曲、诗歌和祝词,1986年他出版了第一本书《欢乐的牧民》;此后,《和丰赞》《和布克赛尔蒙古民间祝词选集》《和布克赛尔赞歌》等相继出版。
那·布娃还积极参加社会公益性展演、宣传、讲座等活动,开办了《蒙古族祝赞词培训班》和托布秀尔培训班,以传承、弘扬优秀民族文化。去年,文化和旅游部认定那·布娃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祝赞词的代表性传承人,给他颁发了证书。
“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我们的幸福生活。”那·布娃说,虽然我已退休,但创作不会退休,我会继续努力,创作出更多接地气、群众喜闻乐见的作品,把党的声音、政策传递给千家万户。

老人自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便致力于民间文学搜集整理工作。近20年的时间里,他骑着摩托车走遍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农牧区,搜集了民歌、民间传说、神话故事、谚语、祝赞词等各种体裁的民间文学作品800余篇,并加以归类整理已结集成《和布克赛尔民间文学集》《和布克赛尔民歌集》《和布克赛尔祝赞词集》三本书。但由于经费不足,只有祝赞词一本获得出版的机会,其他两本至今还没着落。

——习近平

“总书记回信后,大家热情高涨。排一场晚会,过去要3个月,现在主动加班加点,20天就能排练出一台晚会。”今年58岁的老队员乌力吉图告诉记者,他这个快退休的人现在也像年轻人一样充满干劲,去年3月创作的好来宝《守法好公民》,迄今已演出100多场。

期间,那·布瓦老人继承了老一代民间艺人吟颂祝词赞词的优良传统,博采众长,自成独特风格。他在民间传统的基础上,歌颂新生活、新人,使它不断地丰富发展,从而使祝赞词有了无限的生命力。他能熟练吟颂40多种4000余首祝赞词,并且结合时代精神,自己作词谱曲创作出了很多反映当代生活的新民歌,如《和布克赛尔嬗变》《金色的摇篮和布克赛尔》《准噶尔沙漠》等,他吟颂的祝赞词风格清新潇洒、文辞优美、格律严谨,善于从历史、传说、神话以及传统祝赞词中汲取营养,巧妙地运用到自己的即兴创作中去,不仅受到了农牧民的称赞和喜爱,也引起了蒙古学研究者的瞩目。

“当一辈子‘红色文艺轻骑兵’”

寓理于情,寓教于乐。同嘎拉嘎告诉大家,村务公开内容现在上了网,以后不用到嘎查,在手机上就能看到,“今天乌兰牧骑的孩子们来了,不会弄的让他们教教你们。”

天山网讯
那·布瓦是和布克赛尔人引以自豪的几个民间艺人之一。笔者曾多次领略过老人在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那达慕大会、江格尔文化村奠基仪式、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成立50年大庆等隆重场合献着洁白的哈达吟颂祝福赞词的情景,他营造出的那种豪情四溢的氛围,颇让人亢奋并让人对他产生强烈的敬仰之感。

7月的苏尼特草原骄阳似火,印着“乌兰牧骑”四个字的大巴车颠簸在砂石路上,赶往距旗政府所在地136公里的赛罕乌力吉苏木额很乌苏嘎查。

“回信为我们明确了创作定位”

祝词和赞词是蒙古族传统的民间文学形式,是一种有一定曲调、语言自然流畅、兴之所至一气呵成的自由诗。当生畜繁殖、毡包落成、新婚嫁娶、婴儿诞生时,那口若悬河的祝颂者,便要为人们祝福、献上最吉祥、最优美的诗章。祝赞词是最早由萨满祭祀演变而来,在特定的环境中,经特定的礼俗,由特定的人吟颂。老人颇有感触地说:“应该感谢和布克赛尔县县委、县政府给我们这些民间艺人的关爱和支持。多年来,县里搞什么活动,都未曾忘记过我们这些老人,不管是文艺演出,还是大型庆祝活动,每次都安排有一些民间艺人演出的节目,甚至占的比重很大。这不仅为我们和布克赛尔县文艺工作者和民间艺人创造了展示自我、发展自我的平台,更重要的是我们的传统文化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和延续。和布克赛尔是一个民间文化的富矿,也是保留卫拉特传统文化的最后一片净地之一。这些年,通过政府的重视和民间艺人的传承,这些传统文化得到了很好的发展。”

我国第一支乌兰牧骑诞生地——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又下乡演出了。这是今年的第六十八场演出。这趟出来,要走十几个嘎查。

前不久,队员们在牧区表演小品《相亲》,倡导牧民少饮酒,演出结束,一位看演出的牧民找到孟克队长:“你们演得太好了,酒喝多了确实误事!”

老人至今仍然热衷于搜集民间文学。为此,他孜孜以求地苦旅于民间文化的坎坷之路。虽然老人已步入70高寿,但他仍以饱满的激情和高昂的斗志,为家乡文化事业的发展、为民族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弘扬作着积极的贡献。

7月10日,夏日炎炎,77岁的巴图朝鲁从呼和浩特坐长途班车来到苏尼特右旗,花了4个多小时。退休多年的他是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第一代队员,曾担任第五任队长。

苏尼特右旗少儿合唱团成立于2017年,有40多名队员,从小学3年级至5年级学生中选出,绝大多数是来自牧区的孩子。去年7月,他们参加了第十四届中国国际合唱节,深受好评。回来后,他们多次为牧民群众演唱,被称为“小小乌兰牧骑”。

那·布瓦1932年出生于一个贫苦牧民家,父亲是当地有名的民间艺人,既擅长弹奏托布抒尔、四胡等民间乐器,又会演唱和吟颂《江格尔》、祝赞词等史诗和诗词。他自幼受到家庭的熏陶,从父亲那里学会了托布抒尔的弹奏技巧和讲述故事、吟颂诗词的本领。童年时,他经常跟随父母亲参加各种群众聚会,观看民间艺人的演出。这些经历在他幼小的心灵埋下了民间艺术的种子。1954年他来到乌鲁木齐音乐专科学校作曲班学习两年,毕业后回到和布克赛尔县,经历过中学教员、文化馆干事等多种角色的转换,最终,以其出色的艺术天赋,被推荐为当时和布克赛尔县最具实力的演员,创建了和布克赛尔县乌兰牧骑,这一干就是30多年。

乌兰牧骑的长盛不衰表明,人民需要艺术,艺术也需要人民。在新时代,希望你们以党的十九大精神为指引,大力弘扬乌兰牧骑的优良传统,扎根生活沃土,服务牧民群众,推动文艺创新,努力创作更多接地气、传得开、留得下的优秀作品,永远做草原上的“红色文艺轻骑兵”。

额很乌苏嘎查地处偏远,144户居民中有贫困户24户。2016年,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全体队员集资3万多元,为这个嘎查的牧民打了口井。牧民在井旁立了一块碑,取名“乌兰牧骑井”。

歌声飘荡,清澈、明亮,让人想起苏尼特草原的天空,瓦蓝瓦蓝,白云朵朵。

7月的苏尼特草原骄阳似火,印着“乌兰牧骑”四个字的大巴车颠簸在砂石路上,赶往距旗政府所在地136公里的赛罕乌力吉苏木额很乌苏嘎查。

“每次下乡演出,都像在家里一样亲切。”舞蹈演员黄小云艺校毕业后曾到深圳工作过一年,起初回到家乡加入乌兰牧骑时不太适应。“在草地上跳舞,脚崴过的次数数不清,但我现在越来越离不开乌兰牧骑了。被牧民们需要、欢迎的感觉很美。”黄小云本来不是舞蹈编导,去年,她根据第一代乌兰牧骑3位女队员绣队旗的故事,主动编创了三人舞《乌兰牧骑之花》,在2018年9月举行的中国蒙古舞大赛中获得编导优秀奖和表演铜奖。

“没想到,总书记给我们回信了。”今年12月就年满60岁的刚宝力道,是苏尼特草原上名闻遐迩的说唱演员,“看到总书记回信的当天晚上,我就创作了牧民们最喜欢的说唱‘好来宝’,让苏尼特草原更多人分享我们的喜悦。”

“上午有党日活动,接下来要开牧民大会,说村务公开情况,还要商量草场、草料分配。人挺多,牧民就说了,快把我们的乌兰牧骑请来吧。这不一联系,孟克队长就带着他的‘兵’来了。”嘎查长同嘎拉嘎高兴地说。

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在额仁淖尔苏木阿尔善图嘎查演出。本报记者
吴 勇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